煤炭业陷债务黑洞 业内称大规模信用事件或夏季爆发

  资金僵局难解 煤炭业陷债务黑洞

  小煤企资产难议价 大煤企急寻投资者

  金融机构见势压缩煤炭企业融资

  26日,最新的环渤海动力煤价格指数显示,发热量5500大卡动力煤的综合平均价格报收于559元/吨,比上一周下降了3元/吨,已是连续第七周下跌且累计跌幅达72元/吨,这给煤炭行业经营利润又蒙上了一层阴影。

  《经济参考报》记者日前前往山西了解到,当地一些债务缠身的大型煤炭企业一手依靠自营资金维持生产,一手急寻战略投资者;而另一些背负着巨额高利贷、银行等金融机构债务的小型煤炭企业则一直处于停业状态。“这些小煤企对自身估值仍然较高,不愿意贱卖资产,由此也使得偿债陷入僵局。”山西当地一位接近监管层的知情人士坦言,“在煤炭价格下行、运输成本增加、融资渠道收紧以及进口煤抢占市场的多重压力下,煤炭行业债务黑洞已开始浮出水面。”

  寒冬 煤炭企业盈利压力增大

  “以前大家都觉得煤炭行业是暴利行业,动辄过亿的利润,然而,现在卖煤如卖白菜,一提起煤炭行业大家首先想到的就是亏损,整个行业都不景气。”山西联盛集团内部负责前线生产的一位高管对《经济参考报》记者坦言,“从去年底开始,我们就感觉到资金更加紧张,目前都是自营资本用于经营,更加注重控制生产成本。另外,对焦化等项目进行压缩、暂停,力保煤炭主营项目。”

  据了解,在山西柳林诸如联盛集团、凌志集团等大企业都遭遇着不同程度的债务缠身,目前靠自有资金在维持着生产;而诸如振富集团等小企业早已停产甚至倒闭。

  事实上,这只是中国整个煤炭行业“水深火热”的一个缩影。2012年,中国煤炭行业结束了黄金十年期,2013年煤价的持续下跌则将煤炭行业拖入了寒冬。中国煤炭工业协会数据显示,2013年全国煤炭产量和煤炭消费都降到新世纪以来低点,其中全国煤炭产量37亿吨左右,由前10年年均增加2亿多吨,降到5000万吨左右,而当年全国煤炭消费量36.1亿吨左右,煤炭消费增幅由前10年年均增长9%左右,下降到2.6%左右。

  煤炭企业的业绩也是一落千丈。2013年前11个月规模以上企业主营业务成本同比增长4.56%,其中大型煤炭企业主营业务成本同比增长21.1%,行业利润同比下降38.8%,亏损企业亏损额405.54亿元,同比增长了80.7%,大型企业利润同比下降37.03%,有33家企业亏损,亏损面36.7%。

  而新的一年情况不但没有好转,反而是急转直下。2014年初,原本应该处于传统旺季的煤炭市场竟遭遇了“倒春寒”。截至2月26日,秦皇岛煤炭网发布的环渤海地区发热量5500大卡动力煤的综合平均价格报收于559元/吨,比上一周下降3元/吨。环渤海动力煤价格指数连续第七周下跌,累计跌幅已经达到了72元/吨。

  屋漏偏逢连夜雨,2014年2月15日起,全国铁路货运价格全面上调,平均每吨每公里提高1.5分钱,上调幅度接近13%。从内蒙古到秦皇岛港口的运距大约是1000多公里,铁路运费上调近15元/吨,从山西到秦皇岛港口的运费大概上涨了10元/吨。

  这对依赖铁路运输的煤企而言,物流成本上涨几无悬念。“当前市场供大于求、销售举步维艰,现在的煤炭行情还是下跌走势,这部分上涨的成本只能由煤矿企业自己消化掉。”安讯思息旺能源分析师罗湘梅解释说。

  危机 多重债务风险交叉蔓延

  随着煤炭业寒冬的持续,由银行、信托公司、民间高利贷等多方环环相扣堆砌起来的资金塔岌岌可危,偿债风险已浮出水面。

  “以前煤炭经济好的时候,很多民营企业快速扩张,不上市也不担心资金的问题,除了银行贷款,还有很多债券融资,但后来煤炭形势不好了,银行贷款收缩,而信托等融资成本过高,导致还款压力大,所以民营企业资金链断裂情况很严重,联盛便是其中的例子。”中央财经大学中国煤炭经济研究中心教授邢雷向《经济参考报》记者表示。

  据了解,在过去几年中,由于煤炭行业在我国能源生产和消费中的重要战略地位,几乎所有的商业银行都积极介入煤炭行业,尤其是在山西、内蒙古、河南、陕西等煤炭综合竞争力排名靠前的重点区域,山西省等地积极推动煤炭资源整合,绝大多数银行更是给予了专项贷款支持。

内容转自网络,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转载请以链接形式标明本文地址
本文地址:http://www.bj-yiming.com/qiyewangzhan/168.html